欢迎访问:手机视频亚洲人妻-亚洲AV 人妻手机在线-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大侠真没用】3(完)

第八章
  「申屠小子,你说!你该死的是不是碰我女儿了?」云大飞冲上前,怒火飞
腾地抓住申屠飞靖的衣襟。
  这该死的臭小子竟敢碰他女儿?简直找死!
  「靖儿!你是不是欺负白琥了?」申屠刚也沉下脸,气愤地看着儿子,要真
是自己儿子碰的,他要怎么向云大飞交代?
  「啧啧,瞧那脖子的痕迹,我看连衣服下面一定也都有,难怪,我就觉得奇
怪,怎么前面那辆马车晃动得那么厉害,原来是有原因的呀!」云青珑说着风凉
话。
  「青儿,别说了。」蔺墨玉无奈地制止,都这时候了她还闹,摆明要让事情
变得更难以收拾。
  云青珑无辜地眨眼,「我说的是实话啊!申屠飞靖,你能否认吗?」
  「申屠小子,你最好给老子说实话!」云大飞阴狠地看着申屠飞靖,就等他
点头承认准备宰了他。
  申屠飞靖没说话,他看向云白琥,见她脸色泛白,虽然一脸镇定,可凤眸却
隐藏着慌乱。发现他的目光,她也扬眸与他相视,仿佛也在等他怎么回答。
  「你想要我怎么回答?」申屠飞靖开口,目光直视云白琥,他可没忘了她在
马车里的惊慌。
  他想知道,她想不想承认与他的关系。
  云白琥一怔,不懂申屠飞靖的意思,这种被逮个正着的事不在她的计画之中,
她原本想等他爱上她后才公开一切,没想到却让自家小妹给破坏了,而他的反应
也让她紧张。
  她也在等着他的回答,他会说什么?他会承认还是否认?她在他心中算什么?
  没想到他却反问她,她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小子,我是在问你,你问我女儿干嘛?」见自己的问话被忽视,云大飞更
火了,气愤地抓着申屠飞靖,气呼呼地间:「快回答老子,你是不是占了我女儿
便宜?」
  没理会云大飞的怒火,申屠飞靖的注意力全在云白琥身上,见她沉默着没有
反应,他不禁眯眸。
  「是。」他回答,眼睛仍看着云白琥。
  「你……该死!」云大飞气得打了申屠飞靖一拳。
  申屠飞靖闷哼一声,身体往后飞,撞坏了门。
  「敢占我女儿便宜,死小子,老子今天一定要砍死你!」云大飞气得跳脚。
「给我拿刀来!」
  「爹,这里是申屠家,你要砍人家儿子,也看一下人家老子同不同意吧?」
云朱雀凉凉开口,无视眼前混乱,优雅地端起茶碗喝了一口。
  云大飞本来就气昏了头,直想砍了这个碰他女儿的臭小子——总之,敢碰他
女儿的臭小子都该死!
  可二女儿的话提醒了他,对厚!他现在在人家家里,而这个臭小子的老爹刚
好是他的结拜大哥。
  「老弟,是我对不起你,教出这孽子,没想到他竟会欺负白琥。」申屠刚歉
疚地低下头。
  「欺负三姊?耶?可从小到大都是申屠大哥被三姊打飞的呀!怎么……唔!」
剩下的话全被捂住。
  褚日飏额冒冷汗,赶紧捂住云小妹的嘴,不让她把话说完,可来不及了!云
大飞的脸色已经一阵青一阵白。
  是呀!自己女儿武功高强他又不是不知道,她要不愿意,谁欺负得了她呀?
  可是……要他就这么原谅这臭小子,他可不甘愿!
  「不管怎样,都是我家靖儿不好。」申屠刚为结拜兄弟找台阶下。「这样好
了,兄弟,就让我家靖儿来负责好了。」
  「负责?」云大飞一愣。
  「是呀!咱们干脆让他们成亲,刚好十天后就是我的寿辰,就在那天让他们
成亲,咱们喜上加喜,老弟你说可好?」申屠刚提议,反正白琥这女娃儿他喜爱
得很,他一直想让她成为他的儿媳妇。[ 熱@ 書X吧# 獨% 家
  偏偏儿子和她老是不对盘,互看不顺眼,他本来已放弃了,没想到两人竟然
……机会难得呀!反正生米煮成熟饭,能得到梦寐以求的儿媳妇,他可是求之不
得呀!
  「这……」云大飞犹豫了下,老大哥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拒绝,只好瞪了
申屠飞靖一眼。「我是可以,就不知你家小子肯不肯呀!」
  哼,申屠飞靖要敢说不肯,管他老大哥是不是在场,他一定砍死这小子!
  「呵呵!靖儿当然愿……」
  「我不要!」
  「你这臭小子竟敢说不要?」云大飞大吼,可吼完又觉得不对,这声音似乎
是……
  「我不要嫁给他。」云白琥冷声说道。
  「琥儿,你说什么?你都被这小子占便宜了,你还……」
  「那又怎样?」云白琥倔强地抬起小脸,冷声打断阿爹的话。「身子给了他,
我就得嫁他吗?那恐怕大姊好几年前就嫁给大姊夫了,而不是到前几个月才嫁。」
  「喂!你干嘛扯到我身上来?」云青珑没好气地开口,干她啥事呀?
  「这……」云大飞一时无法反驳。
  云白琥抿着唇瓣,凤眸瞄了一直不说话的申屠飞靖一眼,「申屠伯伯,这场
婚事我拒绝。」语毕,她转身往门口走去。
  「你给我站住!」申屠飞靖开口,黑眸直盯着云白琥,神情有着隐忍的怒火。
  他受够她了!听到她说不要嫁给他,胸口立即升起一股怒气,几乎烧灼了他
的理智,她都是他的人了,竟然不嫁他?那他申屠飞靖到底算什么?
  被申屠飞靖一吼,云白琥脚步顿了顿,可还是毅然地离开。申屠飞靖气极了,
迅速追了上去。
  「喂!你想对我女儿做啥?」云大飞一怔,看到申屠飞靖一脸凶恶,不禁紧
张地想追上去。
  「爹,站住!」云青珑叫住云大飞。
  「可是……」云大飞犹豫不决,他担心三女儿呀!那小子一脸凶狠,会不会
对云白琥不利呀?
  「放心,这世上还没人可以打赢白琥。」云朱雀摇头,她爹是白操心了,申
屠飞靖不要被云白琥打飞就很好了。
  「说的也是。」云大飞这才放心,拍了拍申屠刚的肩。「大哥,放心,白琥
就算再怎么气,也会留你儿子一具全尸的。」
  「哈哈!」申屠刚大笑,对自己的儿子一点也不担心。「老弟,我刚刚说的
婚事……」
  他对儿子有信心,云白琥这媳妇他是娶定了!
             【××××××】
  「云白琥,你给我站住!」
  申屠飞靖朝前方的身影大吼,见她还不停,他气得伸手抓住她。「该死的!
我叫你站住你没听到吗?」
  云白琥咬着唇,别开脸不看他。「叫我干嘛?」声音十分冷淡。
  申屠飞靖瞪她,受不了她的淡漠,不禁又气又恼。
  「看我!」他命令道,见她一样别开脸,他恼得伸手制住她的下巴,将她的
脸转过来,硬逼她看他。
  「做什么?」云白琥拍开申屠飞靖的手,凤眸冷冷地看着他,小脸有着一抹
倔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才想间你,你干嘛不嫁我?」申屠飞靖怒吼,他再也受不了她的态度,
决定跟她摊牌,讲清楚、说明白。「你不是喜欢我吗?干嘛不嫁我?」
  云白琥愣了下,小脸立即涨红,羞恼地反驳,「你胡说什么?谁说我喜欢你?」
  「你要不喜欢我,干嘛让我亲,让我摸,还让我碰?」他连环逼问,黑眸紧
盯着她。
  「我……」云白琥张口,却说不出话来,他是怎样?话说这么直接做什么?
  「你怎样?」申屠飞靖瞪眼。「你要不喜欢我,干嘛让我碰你?而且还那么
热情地回应我,甚至一再地挑逗我,让我直想扑倒你……」
  「够了!闭嘴!」云白琥红着脸,羞恼地低吼,「你说话别那么大声,不怕
被人听到是不是?」
  拜托!他们是在庭院里耶!他吼得那么大声,是想让所有人听到是不是?他
不要脸,她可还要!
  「我干嘛怕?我说的是实话。」申屠飞靖一脸理直气壮,反正他豁出去了。
他就是碰她了,就是认命地喜欢上她了,也认命地要娶她了,结果呢?她竟然说
不嫁给他,是怎样啦?
  「倒是你,碰都让我碰了,干嘛不嫁我?而且还那么怕我们的关系被发现,
是怎样?我那么见不得人吗?」
  刚刚在大厅,她半句也不吭,他实在很不爽,没想到她出口的第一句话就说
不嫁他,让他整个更火。
  「你……」云白琥看着申屠飞靖,突然觉得很奇怪,疑惑地皱眉。「你……
在生气?」
  「废话!」那么明显她还看不出来吗?
  「你干嘛生气?」以他方才的话看来……他的怒火是因为她不嫁他?
  申屠飞靖瞠大眼,气得好想掐死她,他都说那么明了,她竟还问他为什么生
气?
  「云白琥,你有没有把你的大脑带出来呀?」该死的!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笨?「我干嘛生气?当然是因为你不肯嫁我,我问你,你身子都给我了,干嘛不
嫁我?还是你想一辈子跟我偷偷摸摸来往,啊?」
  申屠飞靖觉得好吐血,是怎样啦?他原本是想整她,才会一直装作什么都不
知道的模样,恣意享受她慌乱的甜美模样。
  对啦,他是想报复没错啦!谁教她欺压了他五年,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能欺负
她,他当然要好好把握。
  可是现在呢?他怎么觉得被整的人变成他了?她竟然说什么身子给了他,可
不代表要嫁给他,那他算什么?伺候她的小男奴吗?
  「我是不想勉强你。」强迫得来的,她不要!若不是他心甘情愿的,她也不
要!
  在他还没爱上她之前,她不嫁他!
  「啊?」申屠飞靖一愣。「什么意思?」恕他资质驽钝,听不懂啦!
  「我不想嫁给不爱我的人。」云白琥低声说道。
  「谁说我不爱你?」申屠飞靖皱眉反驳。「我要是不爱你,我干嘛碰你,还
一碰再碰?云白琥,碰了你的下场很惨耶!我要不是觉悟了,我有那个胆吗?」
这女人知不知道他下了很大的决心呀?
  云白琥看着他,神情怔仲,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可、可是……你不
是很讨厌我吗?」
  她欺负他五年耶!他对她的深恶痛绝她全看在眼里。因此决定爱上他时,她
就有长期抗战的心理准备,她要花很多很多时间才能让他爱上她。
  「是讨厌呀!」申屠飞靖摸摸鼻子,没好气地咕哝。「哪有小女娃那么不可
爱的,嘴巴那么不讨喜,偏偏长大后又变得那么动人,让我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听着他的嘀咕,云白琥真的傻了,「那、那你喜欢我啰?」她咬着唇,不确
定地问。
  申屠飞靖瞪着她,他都说那么明了,她还不懂吗?
  他气极、恼极,最后干脆抓起她,低下头恶狠狠地吻住她的小嘴,火舌缠吮
着、勾弄着粉舌,吻得她浑身虚软。
  「你最好不要再问我任何蠢问题。」他咬着她的唇瓣,恶声警告。
  云白琥被吻得气喘吁吁,红着脸,凤眸瞅着他,小脸泛着一抹红晕,不安的
心早因他的话而泛着甜蜜。
  她真的很怕他不喜欢她呀!即使想让他爱上她,可心里仍有不安,毕竟他对
她的讨厌,她可全看在眼里。
  刚刚阿爹在大厅逼问他时,她看到了他的沉默,就连在商讨婚事时,他也面
无表情,所以她才会一气之下说她不嫁他呀!
  他若不爱她,就算她再怎么喜欢他,她也不嫁他!
  「现在换我问你了,你为啥那么怕我们的关系被发现?」申屠飞靖质问,这
疙瘩在他心里很久了。
  「嗯?」云白琥被问得一怔,她有吗?
  「有!你有!」看出她的疑惑,他一脸不满。「像在马车真,你就很怕被云
青珑发现,还有,刚刚在大厅,你也一脸惨白,一副完蛋的模样,是怎样?我们
的关系有这么见不得人吗?」
  云白琥被申屠飞靖孩子气的模样逗笑了,他恼怒地瞪她一眼,「你笑什么?
快回答我!」
  云白琥咬了咬唇,凤眸羞窘地睇他一眼。「拜托!要是马车里的事被大姊发
现,很丢脸耶!」
  「有什么丢脸的?」申屠飞靖没好气地说,见她红着脸,凤眸带着一抹娇羞,
那模样真可爱。
  「我脸皮没你厚!至于在大厅……在那种情况下被发现,你觉得我要笑吗?」
她轻敛眸光,「而且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我那时也在等你的答案,没想到你
却把问题丢给我,还一副生气的模样,我以为你是因为和我的事被发现而生气…
…」
  她低落的语气让他心疼不已,他的报复伤害她了,他一直不表态,故意逗她,
一定让她很不安。
  「对不起。」他吻住她,柔声道歉。「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温柔的唇轻轻吮着她,想将她心里的难过不安一一吻去。
  「白琥,嫁给我吧!」
                第九章
  不敢相信,她竟然真的要嫁给他了……
  云白琥坐在窗台边,唇瓣隐隐扬着笑,凤眸泛着一抹柔美,她刚沐浴完,仅
穿着中衣,长发流泄,浑身散发娇柔韵味。
  再过两天就是申屠刚的大寿,也是她和申屠飞靖的婚礼,现在申家堡里张灯
结彩,热闹不已。
  想到两天后的婚礼,她不禁有点紧张,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嫁给他,毕
竟他们之前可是水火不容呀!
  她和他总是吵吵闹闹的,一见面就斗嘴,她从没想过会嫁给他!她以为自己
这辈子只会为练武痴狂,其余的事都无法让她动心,可现在她却发现申屠飞靖在
她心里似乎比练武还重要,喜爱他的心,一天比一天深。[ 热$ 书+ 吧
  虽然他们还是会斗嘴,可她心里总泛着一抹甜蜜,而且斗到最后,他总会气
呼呼地堵住她的唇,用力扑倒她……
  这个色鬼,兴致一来都不顾场合的!就像昨天,他竟然在庭院就将她压倒,
她明明抵抗着,可最后却不由自主地跟着沉迷……
  想到那火热的画面,云白琥不禁咬住下唇,感到脸颊隐隐发烫。
  「啧啧!脸红成这样,老三,你在想什么?」隐含着揶揄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云白琥猛地回神,一抬头就看到云朱雀脸上的笑意,不禁感到不自在起来。
「二姊,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很久了。」云朱雀走进房,美眸睨着云白琥。「在门口就看你一下子傻
笑,一下子皱眉,一下子脸红的,你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云白琥微窘地别开眼,不敢和云朱雀对上眼,就怕被精明
的二姊看透。
  「想也知道是在想申屠飞靖。」云青珑站在门口,挑眉看向老三,神情讶异
地说:「啧啧!我有看错吗?这真是我那一向冷冰冰的三妹吗?怎么突然变得这
么有女人味?」
  让人怪不习惯的!
  「大姊。」看到云青珑也来了,云白琥不禁觉得头有点痛,这两只鬼上门一
定没好事。
  「不只呢,白琥还沐完浴,准备一桌酒菜等人来呢!」云朱雀瞄了桌上的饭
菜一眼。
  云青珑笑得可贼了,「听整理申屠飞靖房里的仆人说,他家少爷的床好像很
久都没人睡了……」
  「是,他都睡在我这。」云白琥瞪了两只鬼一眼,冷冷开口,「我和他夜夜
春宵,这回答你们两个满意了吧?」
  「难怪!看你眉梢含带春意,原来是天天都有滋润呀!」云青珑轻啧一声,
笑容变得邪恶。「不过也请克制一下,不要在庭院里就突然热情如火,让我还得
帮你们赶人,很累耶!」
  云白琥惊愕地瞠大眼,小脸涨红。「大姊你……」
  「因为那时我正和大姊在庭院一角喝茶聊天。」云朱雀凉凉开口,暧昧地看
了云白琥一眼。「看到你和申屠飞靖也来到庭院,正想打招呼,没想到……」
  云白琥只觉得想死。
  「放心,我们不该看的都没看,还帮你们守在门口呢!」云青珑拍拍老三的
肩。
  「还真是谢谢你们呀!」云白琥咬牙说道,可恶!都是申屠飞靖那家伙啦!
都跟他说不要了……
  看到云白琥羞愤欲死的模样,云朱雀忍不住笑了。「不过你和申屠飞靖也拖
真久,我和大姊还以为你们会再拖个几年呢!没想到比我们预料的还快。」
  「什么意思?」云白琥听了一愣。
  「意思是只有你们这两个笨蛋,拖拖拉拉的,明明眼里只有对方,却笨得不
知道。」云青珑摇头。
  「我不懂……」云白琥皱眉,不解地看着她们。
  云青珑受不了地翻个白眼。「你的房间除了盗来的武功秘笈外,放的全是申
屠飞靖送你的小玩意儿,那些东西你珍惜得跟什么似的,连碰也不让人碰。」她
顿了顿,看到云白琥一脸怔仲,又继续说道。
  「而申屠飞靖呢?三不五时就跑来找你,明明每次被你践踏得快吐血,可还
是固定出现,我真的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爱被打被骂的。」
  说到最后,云青珑不禁佩服起未来妹婿,被践踏成这样还敢娶云白琥,真是
有勇气。
  云白琥怔怔地听着,想张口,却无法反驳,因为事情确实是这样……
  她和他真的很奇怪,明明斗来斗去的,可却又关心着对方,之前不觉得,可
现在仔细一想……
  她和他是否老早就把对方放在心真,可却不自觉?若不是这次她被通缉,也
许到老他们都不会发现对彼此的爱意。
  云白琥不禁扬唇笑了,「大姊,看来你说对了,我好像跟小妹一样无脑呢!」
才会这么晚发现自己的心,不过幸好,还不太迟。
  「你这个武痴就是迟钝。」云青珑嗤哼,「还有,那个柳芸儿,你最好注意
一下。」
  「她怎么了?」云白琥扬眉。
  云青珑睨她一眼。「那么明显你看不出来?」那双眼几乎无时无刻都黏在申
屠飞靖身上,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可让人同情极了。
  云白琥淡淡一笑,柳芸儿眼里的爱慕那么明显,她当然知道,不过她却不放
在心里。
  「别担心,申屠飞靖没那个种碰她的。」他要敢碰其他女人,她绝对会阉了
他!
  「真有自信。」云朱雀浅浅一笑。
  「当然。」云白琥骄傲地抬起小脸,凤眸有着对申屠飞靖的信任。「我相信
他。」
             【××××××】
  「啧啧,飞靖呀,瞧你春风满面,看来很幸福嘛!」封日岚摇着白玉折扇,
俊眸含着嘲弄。
  申屠飞靖冷冷瞪他一眼。「只要你别耽误我的时间,我会更幸福。」要不是
被封日岚拉住,他现在早和云白琥在房里甜甜蜜蜜了。
  「欸,兄弟,陪我喝几杯又不会花你多少时间。」封日岚不禁摇头轻叹。
「瞧你,一颗心都飞到嫂子身上去了。」
  「跟你喝酒有啥好处?」端起酒杯,申屠飞靖喝了一口。「你只会给我找麻
烦而已。」
  「哪有?」封日岚很无辜。
  「那柳芸儿怎么说?」申屠飞靖瞪他,「你来就算了,干嘛连柳芸儿也带来?」
这家伙明明知道他对柳芸儿避之唯恐不及,竟还带她来,摆明找他麻烦!
  「欸,兄弟,误会呀!」封日岚喊冤,「伯父大寿,柳芸儿也是宾客之一呀!
我只是刚好跟她同行而已,再说,女祸可是你自己惹来的,关我啥事?」
  封日岚顿了顿,看看申屠飞靖,俊庞勾着笑,「啧啧,能得到武林第一美人
的青睐,兄弟你的艳福可真不浅,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
  「你要我送你!」申屠飞靖一脸没好气,觉得封日岚脸上的笑容真碍眼。
「把你脸上的贼笑给我收起来!」
  哼,别以为他看不出来,这家伙摆明在幸灾乐祸。
  「欸欸,可惜美人儿的心不在我身上呀!」不然他也很想接收呀!
  「闭嘴!」申屠飞靖恶狠狠地瞪封日岚,他真不懂,封日岚长得比他好看,
那个柳芸儿怎么不去缠封日岚,偏要来缠他?
  这几天,看到柳芸儿幽怨的眼神,他就很头痛,他又没对不起她,她干嘛那
样看他?搞得好像他抛弃她似的,可他明明碰也没碰过她,也一直跟她保持一定
距离……他不懂,她是看上他哪里呀?
  「兄弟,你不觉得柳芸儿很美吗?」见申屠飞靖烦恼的模样,封日岚忍不住
问。
  比起来,未来嫂子就长得没有柳芸儿美,个性冷冰冰的,他看过申屠飞靖和
她相处的情形,几乎都是他这兄弟在吃鳖,被压得死死的,让他看了傻眼。
  认识申屠飞靖那么久,知道申屠飞靖素来心高气傲,这么被一个女人欺负,
申屠飞靖竟然没翻脸,甚至还一副甘之如饴的模样……他真怀疑他这兄弟有病!
  「是很美。」武林第一美人嘛,要不美,怎能被这么称呼?
  嗯,那他的眼睛没瞎嘛!「那你怎么不心动?」那么清丽纤柔的大美人,是
男人都会心动呀!
  喝了口酒,申屠飞靖睨了封日岚一眼。「那你有心动吗?」
  「我?」封日岚尔雅一笑,模样俊美又轻痞。「美人嘛,当然有啰!」只要
是美人,他都心动呀!
  「既然心动,我怎没看你对柳芸儿献殷勤?」申屠飞靖冷哼,「你只看脸就
心动,肤浅!」
  「美的事物人人都爱欣赏呀!」封日岚不以为意地轻笑,「兄弟,比起柳芸
儿的美,嫂子就……」
  「怎样?」申屠飞靖眯起眼,阴冷地看着封日岚,这家伙要敢说云白琥任何
一句坏话,他就让他死!
  「嗯……没,你的眼光真特别。」封日岚很识相,见好友一脸凶狠,赶紧露
出谄媚的笑。
  「哼!」申屠飞靖轻哼,想到一件事。「对了,我问你,你和白琥的秘密是
什么?」他可没忘记他们初次见面时就有的秘密。
  「啊?」封日岚一愣,看到好友吃醋的神情,忍不住大笑。「不会吧?那么
久的事,你还在意哦?」
  「快说!」无视封日岚那刺眼的笑,申屠飞靖逼问。
  封日岚玩味地勾起唇,突地看到一抹身影从对面走来。「那个秘密就是……
飞靖呀,你的女祸来了。」
  「什么?」申屠飞靖一惊,转头就见柳芸儿款步走来,那双美眸幽幽地瞅着
他。
  「申屠大哥。」柳芸儿柔声开口,爱慕眸光中隐含丝丝幽怨,楚楚可怜的模
样让人看了好不怜惜。
  可申屠飞靖却只想逃,柳芸儿是很美,可天知道他最受不了这种柔弱得像风
一吹就会倒的女人。
  年轻气盛时,他可能会沾沾自喜、会心动,但他早过了那种年少时期了,对
柳芸儿这种娇滴滴的柔弱美人,他只觉敬谢不敏。
  比起来还是云白琥好,斗起来过瘾,那张可恨的小嘴吻起来又甜得要命,让
他爱死了……唉!真想回房跟她温存。
  「咳咳!不打扰你们,我先走了。」封日岚轻咳一声,也受不了柳芸儿那幽
怨的摸样。嗯……太缠人的美人儿,感觉就不那么美了。
  申屠飞靖瞪着逃离的人影,气得想杀了封日岚,那家伙竟把麻烦丢给他就跑?
这叫什么兄弟呀?!
  申屠飞靖在心里咒骂,看着柳芸儿,他好想叹气。「呃……不早了,若没事
我先离开了。」
  「申屠大哥。」柳芸儿叫住申屠飞靖,唇瓣扬起一抹脆弱的笑容。「我不会
打扰你太多时间,可以陪我聊一下吗?」
  「这……」申屠飞靖犹豫着。
  见他迟疑,柳芸儿黯淡地掩下眸子。「若不行的话,也没关系的……」
  申屠飞靖搔头,毕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而且柳芸儿也不是什么惹人厌的人,
他轻叹口气,「你想聊的话……就坐下吧!」
  听到他答应,柳芸儿眼睛一亮,开心地笑了,在椅上坐下,美眸不掩爱慕地
看着他。「申屠大哥,恭喜你要成亲了。」她柔声道贺。
  「谢谢。」申屠飞靖淡淡一笑,低头喝了口酒,回避柳芸儿爱恋的视线。
  「申屠大哥,我一直很喜欢你……」真的,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爱上了他!
明明追求她的人如过江之鲫,可那些人都比不上他,先不论家世,他在江湖上闯
出的名号就已可独霸一方。
  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她有自信,以她的相貌才情,他绝对会爱上她
的,可没想到……
  她掩眸咬唇,泫然欲泣地问:「难道我比不上那云姑娘吗?」
  「呃……这……」申屠飞靖后悔了,他没事同情心氾滥干嘛?这下可难收拾
了!
  柳芸儿抬眸,见申屠飞靖一脸为难,难堪地看着他。「对不起,申屠大哥,
我只是一时难过才会说这些话,你别放在心上。」
  申屠飞靖只能勉强一笑。
  「申屠大哥,我敬你。」柳芸儿端起酒杯,朝他盈盈一笑。「祝你和云姑娘
幸福。」
  「谢谢。」申屠飞靖拿起酒怀,正要喝时,却突然觉得头一晕,手跟着一松,
酒杯掉落,人也跟着趴在桌上。
  见他昏了,柳芸儿立即勾起唇瓣。早在接近他时,她就洒出无色无味的迷香,
缠他那么久,就是为了等药效发作。
  「申屠大哥,你是我的!」她轻抚他的脸,柔弱的姿态不知何时早已消失。
她柳芸儿要的男人,没有得不到的!
  他是她的,他能娶的人只有她!
                第十章
  「哇!」清晨,一声惊叫响起。
  一名仆人站在门口,惊骇地张大嘴。
  申屠飞靖紧皱眉头,突然被吵醒,他微恼地睁开眼,瞪着门口的仆人,「阿
福,你在叫什么?」一大清早的,叫那么大声做啥?
  「少、少爷……」阿福张嘴,惊恐地看着床上,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瞧你吓成这样?」申屠飞靖皱眉,正要起身时,却感到怀里有着
重量。
  他一怔,低头一看。
  「唔……」柳芸儿睁开眼,困倦地揉着眼,看到申屠飞靖立即羞怯地笑了。
「申屠大哥,你醒啦?」
  「你!」申屠飞靖飞快地离开床铺,却见自己赤裸着身子,而柳芸儿也没穿
衣眼……
  这……这怎么会……
  「少爷!」阿福赶紧把衣服递给申屠飞靖。
  申屠飞靖胡乱地穿好衣服,黑眸仍错愕地瞪着柳芸儿,他记得他昨天在庭院
和她聊天,然后……他就不省人事了。
  他握紧拳头,瞪着那张美丽的脸怒吼:「你设计我?!」该死的!他太大意
了,没想到柳芸儿竟会使这种手段。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听到阿福的叫声,申屠刚疑惑地走进来,一看
到这场面也愣住了。
  「这……靖儿……你们……」他瞠大眼看着衣衫不整的儿子,又看向躺在床
上的柳芸儿。「靖儿!你该死地做了什么?」
  「爹,我没有……」申屠飞靖张口要解释,可他根本没有机会。
  「怎么啦?老大哥,发生啥事?」云大飞闲闲地走来,一看到房里的场面,
他立即变了脸色。
  「哇!抓奸在床呀!」云青珑偕同丈夫跟在云大飞身后,阴冷地挑起一眉。
「申屠飞靖,你偷吃难道不知道要擦嘴吗?」
  「青儿!」蔺墨玉制止云青珑。
  「怎样?难道我有说错吗?」云青珑冷哼。
  「你这臭小子,老子打死你!」云大飞气得扑向申屠飞靖。
  「伯父,误会啊!我没有对不起白琥啊!」申屠飞靖赶紧闪躲,着急地解释。
  「没有对不起白琥?我呸!」云大飞怒吼,「人都在你床上了,你还给老子
睁眼说瞎话!」
  「伯父,你听我说!」申屠飞靖狼狈地闪躲,目光着急地看着门外,就怕云
白琥也来了。
  她要看到这场面,他就真的完了!
  「爹,住手!」云朱雀连忙出声制止爹亲。
  「住手个屁啦!这小子敢对不起白琥,老子要杀了他!」云大飞抓狂地吼着。
  「兄弟,你先停下来,听靖儿怎么说。」申屠刚赶紧挡住云大飞,利眸瞪向
儿子。「飞靖。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爹,是这女人陷害我!」申屠飞靖气急败坏地指句柳芸儿。
  「我没有。」柳芸儿噙着泪眼,柔弱地咬着唇瓣,「昨晚……申屠大哥喝醉
了,突然抱住我,我、我有反抗,可他的力气太大,我……我根本无法……」
  她委屈地垂下脸,垂落的发丝半掩着脸,那模样可怜极了。
  「你胡说!明明就是你设计陷害我!」申屠飞靖怒吼,这该死的女人竟敢扯
这种谎?
  「人家一个柔弱的姑娘怎么陷害你?难道她能打得赢你,再把你拖到床上陷
害你吗?」云青珑嗤哼。
  「该死的!我根本就没有碰她!」申屠飞靖又气又恼,他看着众人,可根本
没人相信他。
  「靖儿,你……唉!」申屠刚摇头,「你这样我要怎么对云家交代?」
  「爹,我没有!根本是她陷害我,你这该死的女人!」申屠飞靖怒吼,气得
抓住柳芸儿的手,几乎想杀了她。
  「啊!」柳芸儿惊呼,抬起泪湿的小脸,惊慌地咬着唇。
  「靖儿!住手!」申屠刚低喝。
  申屠飞靖咬了咬牙,只能恨恨地放手,该死的,这个亏他就得这么吃下吗?
  「青儿,去把老子的刀拿来。」云大飞吼着,他今天就要把这臭小子给砍了
喂狗!
  「爹,别闹了,你想闹到白琥也过来吗?」云朱雀开口,要是云白琥来了,
事情就真的不可收拾了。
  「这……」云大飞犹豫了下,恨恨地瞪了申屠飞靖一眼。「那你说该怎么办?
就这么放过这死小子吗?」
  云朱雀没说话,美眸瞄了哀泣的柳芸儿一眼,又看向铁青着脸的申屠飞靖,
不禁摇头。
  她不是傻瓜,见柳芸儿虽然哭得哀切,可那眼里的得意躲不过她的眼睛,看
来这申屠飞靖真是着了人家的道了。
  「这种蠢计你也能上当,你的脑子是装屎吗?」她朝申屠飞靖冷哼。
  「你……」申屠飞靖一怔,继而狂喜地问:「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也没用,重点是白琥那一关。」云朱雀看向云小妹。「小妹,你
去挡着你三姊,先别让她过来。」
  「哦!好。」云小妹点头,才一转身,脸色立即一变,惊愕地瞪着站在门口
的人。「三姊?!」
             【××××××】
  云白琥冷着脸,将所有混乱全看在眼里。
  她走进房里,一脸的冷肃让人不敢吭声,冰冷的凤眸直视着申屠飞靖,唇瓣
紧抿。
  「白、白琥,我……」申屠飞靖脸色发白。
  「你怎样?」云白琥开口,声音冷如冰珠子。
  「我……」申屠飞靖想开口,却不知该说什么,她的冷漠让他心慌,「你相
信我,我没有对不起你。」
  「是吗?你当我眼瞎了吗?」云白琥眯眸,瞄了柳芸儿一眼。都人赃俱获了,
他还有脸说这种话?
  枉她昨晚还信誓旦旦地说,她相信他绝不会背叛她,绝不会碰别的女人,没
想到隔天就自打嘴巴。
  相信他,是她蠢!
  「白琥,我是被柳芸儿设计的,我根本没碰她!」申屠飞靖着急地解释,
「你一定要相信我!」
  「听你在狗屁!」云大飞一脸不屑。「这种鬼话,你当我家白琥是三岁小孩
是不是?」
  「我没有,白琥,你相信我。」申屠飞靖急得上前解释,想拉云白琥的手。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她瞪着他的手,眼神泛着冷芒,又看了床上的柳芸
儿一眼,冰冷地吐出两个字。「恶心!」
  「你!」申屠飞靖被她的话惹恼了,「该死的!我说的是实话,你为啥不信
我?不然你问云朱雀,她就相信我是被陷害的!」
  云白琥没说话,冷眸瞄向二姊。
  「我可没说我相信他。」被三妹的冷眸一瞪,云朱雀很识相地置身事外,省
得被风暴扫到。
  「云朱雀你……」申屠飞靖瞪向云朱雀,咬了咬牙,又见众人同情嘲讽的目
光,就连自己的亲爹也以责怪的眼神看着他。
  该死的,根本没人信他!
  「你还想说什么吗?」云白琥冷冷地看着申屠飞靖。
  「我……」申屠飞靖根本百口莫辩。
  「嗯?」云白琥挑眉。
  申屠飞靖气得想吐血,现在他是罪人就是了?错的都是他,他明明就是被陷
害的,却没人信他。
  好,不信他就算了,他认了行了吧?
  申屠飞靖心中的怒火也跟着扬起,他有那么不被信任吗?在她心里,他是那
种有了她,还会去碰别的女人的男人吗?
  就算他真碰了柳芸儿那又怎样?男人三妻四妾有错吗?她凭什么这样对他?
  他为什么要这么被责怪?他有做错什么吗?根本没有好吗?他……
  他跪了!
  「白琥,你要相信我呀!我真的没有对不起你!」他不顾男人尊严地跪在她
身前。
  一旁的人皆傻眼了,老天!那么心高气傲的申屠飞靖竟然下跪?
  云白琥冷淡地看着他,她才不会因为他下跪就心软。「人都在你床上了,你
以为这种鬼话我会信?」
  「我是被陷害的呀!」申屠飞靖气急败坏地吼:「你就不能相信我的话吗?」
  他都不顾男人自尊跟她跪了,她还不相信他?
  「哦?」云白琥冷冷挑眉。「那要是我跟一个男人在床上,然后告诉你,我
是被陷害的,你会信吗?」
  「你……」申屠飞靖瞪着云白琥,光是想像他就想杀了那该死的男人,他根
本无法忍受那画面。
  云白琥冷哼,拿出一把匕首放到桌上。「要我相信你,可以!」她勾起唇瓣。
  申屠飞靖瞪着桌上的匕首,惊疑地看着她。
  云白琥笑得阴狠,「等你阉了下面那东西,我就相信你!」语毕,她头也不
回地离去。
             【××××××】
  申屠飞靖瞪着手上的匕首,手紧握着刀柄,隐隐颤抖,然后——
  「啊!」手快速一挥,匕首射进墙壁。「该死的女人!她竟然要老子自宫。
这样对她有什么好处呀?」
  「噗!」封日岚嗤笑出声,可感觉到射来的凌厉目光,他很识相地停住笑声,
「欸,嫂子也只是在气头上嘛!」
  「该死的,我都说我是无辜的,我是被陷害的,干嘛不信我呀?」申屠飞靖
气得来回踱步。
  封日岚不回话,任由老虎暴走。
  「你看,现在不就证明我是被陷害的了?一切都是那柳芸儿的计谋,那该死
的女人!」申屠飞靖咬牙说道。
  云白琥走后,他气到想杀人,管柳芸儿是不是女人,他气得抓住罪魁祸首,
拿起剑就要砍死她,她却突然大哭,说一切都是她设计的,他根本没碰她,一切
都是她的计谋。
  娘的!死到临头才忏侮,他管她去死!
  要不是他爹制止,他早就杀了柳芸儿了!不过,虽然饶了柳芸儿一命,不过
他却火大到把柳家搞垮,他倒要看看,没有了家世为她撑腰,武林第一美人还能
美到哪里去!
  好啦,现在证明他的清白了,他等着云白琥来跟他道歉,说她不该不相信他,
等着要好好酸她一顿。
  结果,他等了一个月,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娘的哩!他火大到抓狂,干脆亲自来到云家,没关系,她不来,他自己上门,
他大人有大量,上门来让她道歉。
  结果呢?他等了一个时辰,那女人还是没出现,现在是怎样?
  「该死的云白琥,你该死的就不要出现,你要敢出现,老子绝对让你好看!」
  「哦?你要怎么让我好看?」
  「白琥!」听到她的声音,申屠飞靖立即冲上前,然后……
  「你不生我的气啦?」他讨好地堆出笑容。
  云白琥冷睨他一眼,「哪敢?我正等着你让我好看呢!」
  「白琥,那只是气话嘛!我疼你都来不及了,哪敢对你怎样?」他小心翼翼
地伸手。
  见她没拍开他的手,他眼睛一亮,大胆地伸手抱住他。「白琥,一个月不见,
我好想你哦!」
  「是吗?」云白琥冷哼,态度冷淡,却没拒绝他的拥抱。
  「是呀!」申屠飞靖赶紧说道:「白琥,那柳芸儿的事你也知道了嘛!我真
的是无辜的,你就不要生我的气了啦!」
  云白琥不说话,见他一脸讨好,凤眸闪过一抹笑意。
  一开始她就知道他是无辜的,她了解他,知道他根本不会去碰柳芸儿;但知
道归知道,她还是气。
  他为什么会中柳芸儿的计?想也知道是柳芸儿柔弱的模样让他同情,才会不
忍心拒绝。爱同情嘛,就活该被设计!而且,他和柳芸儿赤裸地躺在床上一晚是
事实,就算是被设计的,也不能原谅![ 熱@ 書X吧# 獨% 家
  对,她就是吃醋,除了她之外,她不许他碰别的女人,这次只是给他一个教
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
  见云白琥不说话,申屠飞靖不禁心惊胆战。「白琥,你还在生我的气呀?难
不成你真要我阉了自己?不好吧,这样对你没好处耶!」
  云白琥瞪他一眼,小脸有着羞恼。「你在胡说什么?」
  见她肯理他了,申屠飞靖不禁心喜,将她抱得更紧。「我说真的呀,我要阉
了,以后怎么『伺候』你?」他朝她低语,挑逗地咬着她的耳朵。
  「闭嘴!我可还没原谅你。」云白琥没好气地推开申屠飞靖,这家伙,才理
他就得寸进尺了。
  听到她还没原谅他,申屠飞靖不禁心惊,苦着脸看着她。「白琥,你要怎样
才肯原谅我?」唉,他明明是无辜的,她也知道呀!为什么还生他的气呀?
  「这个嘛……」云白琥想了下,「等我气消的时候。」
  「那你什么时候才会气消?」申屠飞靖追问:「还有,你什么时候才要嫁给
我?」
  「你说呢?」云白琥朝他甜甜一笑,那意思很明显,摆明告诉他——他有得
等了!
  申屠飞靖立即苦笑。
  「要觉得不甘愿,你可以走呀!」她不勉强。
  申屠飞靖赶紧扬起讨好的笑。「不!哪会不甘愿,我甘之如饴呀!」他很谄
媚地道。
  「是吗?」云白琥挑眉。
  「是是是,当然是!」申屠飞靖立即点头,就算有任何不满,他也不敢承认,
只能委屈地忍下来。
  唉!没办法,谁教她是他的孽障,而他该死地爱惨她了!
              ——全文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迷乱情欲】1 下一篇:【大侠真没用】2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